欢迎光临
学会这些诀窍

【虚词.金牛座】莎士比亚与占星术

【虚词.金牛座】莎士比亚与占星术

艾苦.jpg

在莎士比亚喜剧《第十二夜》(TwelfthNight),有一段关于金牛座的笑话(第一幕,第三场):

安德鲁爵士:哦,我这双腿很有气力,穿了火黄色的袜子倒也十分漂亮。我们何不去喝酒?
托比爵士:除了喝酒,我们还有甚幺事好做?我们不都是金牛座吗?
安德鲁爵士:金牛座!掌管腰和心。
托比爵士:不,老兄,是管大小腿。跳个舞给我看。哈!跳得高些!哈哈!好极了!


现代人读这一段,或未能读懂当中的用意。这场戏讲述托比爵士,招待头脑笨拙的安德鲁爵士。作为主人家,他一方面想要表现得大方得体,但又不忘耍幽默。

在莎士比亚的时代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金牛座管的是颈和喉咙。当安德鲁爵士说金牛座掌管腰和心,观众大概已经在为他的愚笨而发笑了。

然而,莎士比亚要触发的笑点不止于此,他让托比爵士刻意说:「不,老兄,是管大小腿。跳个舞给我看。」金牛座当然不管大小腿,他只是想要安德鲁爵士跳舞;而「跳个舞给我看」的英文原句是「Let me see thee caper」,用到了「caper」这个动词,刚好食了「Capricorn」(摩羯座)这个字。摩羯座管膝盖,观众马上就知道剧作家在搞星座笑话。如此语带相关,是神来之笔。

好一句「我们不都是金牛座吗?」,刚好,莎士比亚本人正是个金牛座。金牛座管颈和喉咙,难怪莎士比亚长三寸不烂之舌。

莎士比亚年代的占星术,分自然占星术(astrologia naturalis)和法司占星术(astrologia judicialis)两种──前者是对大自然、天体等物理事物的观察和预测;而后者着眼于星象对一个人的影响,靠近我们现代人对「占星术」的理解。

要注意,莎士比亚从来不用「占星术」(astrology)这个词,他用的是「天文学」(astronomy),而且用不多,就四次;所谓占星术,都是从文本内容里自我展现的,而所有作品加起来,竟有超过一百处提及到了占星术。其中带自然占星术意味的,或许是李尔王说的:「凭着主宰人类生死的星球的运行」。

《李尔王》中的其他角色也笃信占星术。除了以上提到的自然占星术,还有影响国运和统治者本人的法司占星术──如剧中的格洛斯特伯爵说:「最近这一些日蚀月蚀果然不是好兆;虽然人们凭着天赋的智慧,可以对它们作种种合理的解释,可是接踵而来的天灾人祸,却不能否认是上天对人们所施的惩罚。」在另一边厢,剧中的爱蒙德则不相信星象。

而讲到最为人熟知的《罗密欧与茱丽叶》(Romeo and Juliet),在其开场诗中也有过如此一句:

是命运注定这两家仇敌,
生下了一双不幸的恋人,
他们的悲惨凄凉的殒灭,
和解了他们交恶的尊亲。

From forth thefatal loins of these two foes
A pair ofstar-cross'd lovers take their life;
Whosemisadventured piteous overthrows
Do with theirdeath bury their parents' strife.


这里「不幸」是「star-cross'd」的翻译。莎士比亚是在文学上用「star-cross'd」的第一人,在《罗密欧与茱丽叶》成为经典后,此词才引伸到带有不幸的含意。这或许为中文翻带来了困难。但其后译者用了「殒灭」来形容两人的死,暗指两人的命运是星象使然的。

除此之外,剧中的罗密欧也深信星象。在第一幕第四场,罗密欧表达了第一次跟茱丽叶见面后的感受:

我怕也许是太早了;
我彷彿觉得有一种不可知的命运,
将要从我们今天晚上的狂欢开始它的恐怖的统治,
我这可憎恨的生命,
将要遭遇惨酷的夭折而告一结束。

I fear, too early:for my mind misgives
Some consequenceyet hanging in the stars
Shall bitterlybegin his fearful date
With this night'srevels and expire the term
Of a despised lifeclosed in my breast
By some vileforfeit of untimely death.

这里中文就只用了「一种不可知的命运」的说法,而英语原文是「Some consequence yethanging in the stars」,带有较为强烈的占星术意味。

对于莎士比亚本人相不相信占星术,似乎也是个难以解答的纷争。剧中的各人物对占星术的看法各有不同。一些就如上述的例子,对星象显得深信不疑;一些则不以为然,甚至带有鄙视态度。占星术,似乎主要还是为了带出戏剧效果。

谜团的另一面,是莎士比亚本人的真实身份。有论者提出,读莎士比亚的十四行诗就知道他本人的意见。但这个「本人」是谁?近来读到本地作家米哈轻鬆论莎士比亚。他说,其真实身份或许是大哲人法兰西斯.培根:

支持培根就是莎翁的密码专家,在莎翁喜剧《爱的徒劳》第五幕第一场中找到一个奇怪的长单字「honorificabilitudinitatibus」,他们确信这是密码,并运用变位词解密法,译成「Hiludi F. Baconis nati tuti orbi」的拉丁文,意思是「这些剧作是F・培根所做,流传于世之物。」

培根对天体星象素有研究。而巧合的是,他是个摩羯座。这不禁让人猜想,他在《第十二夜》把金牛座连繫到摩羯座的用意。是一种自嘲吗?假如真的是培根,偏要让莎士比亚「诞生」为金牛座,用意又是甚幺呢?这似乎要读者来告诉我了。

相关推荐